我24岁 是名听障姑娘 从内蒙古求学来到杭州 一路走来不容易 - 东莞的士票

我24岁 是名听障姑娘 从内蒙古求学来到杭州 一路走来不容易

24岁的我正在学习说话,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时间还不晚。 我叫张颖,1996年出生,是一名听障女孩,现在在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读大三。#自拍我的故事# “a o e i u ü ……” 每天下班,我会借助助听器练习26个拼音字母的正确发音。 助听器中的麦克风将手机软件发出的字母声音转化成电波信号并放大,位于助听器中央的受话器(听筒)将刚刚放大的电波转化成机械振动,伴随着助听器在耳边的微微颤动,我会模仿听到的声音,吃力地发出了不太标准的读音。 1996年,我出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在草原靠买卖牛羊马过日子。在我1岁的时候,上帝却突然为我关上了听力之门,渐渐长大,我开始意识到我和周围孩子的不同。 母亲不得不告诉我这个残忍的现实:在我1岁的时候,因为感冒发烧错用激素类药物导致双耳神经失聪。 在我小时候,草原的上的村子没有医院,交通不便,经济不发达……当我生病时,只得求助村里的“土医生”,由于错服激素类药物,从此我再也听不到草原上马儿的奔跑声音,听不到摇篮车的吱呀声…… 原本我可以和草原上的其他小朋友幸福成长,但是现实却给我沉重的打击。 4岁的时候,看着同龄的小伙伴们都步入了幼儿园,而我却因为自身的残缺被拒绝,但是父母没有放弃我。 那段时间父母经常带我去医院看医生,当时医院给出了两个治疗方案。第一种方案就是给我做人工耳蜗,但是医疗费用大概需要25万,25万块钱对于我们这个草原家庭而言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第二个方案是佩戴助听器,那 也要花费两万多元。 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有限,最终亲人朋友们帮我家凑钱,父母给我买了第一对助听器。我从6岁开始佩戴助听器,通过助听器我能听到微小的声音。那年夏天,我独自一人走到了村里的小学,站在教室的窗户旁垫着脚看着教室内的小朋友们上课。我的举动感动了上课的老师,老师把我抱紧教室,并给我搬了把椅子坐下。 那个时候,我安静的看着老师站在三尺讲台上课,享受着受教育的乐趣,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课堂,接触老师。 作为听不见声音的孩子,我的小学生活并不算一帆风顺。 老师上课叫我的名字听不见,下课会被正常的孩子们欺负嘲笑,说我是聋哑人。那个时候我很伤心,很无助,很弱下小。我不懂为什么命运会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我想上学,不想被同学歧视。 9岁,我想学习舞蹈,母亲便带我去舞蹈室参加培训,但是老师不收听障学生,那个时候我很难过失望。我可能是一位“被拒绝”长大的孩子,一路走来我面对过无数的抉择和无数次的被拒绝! 因为在普通学校经常受到同学的排挤和不理解,我很受伤,父母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将我送到了阿荣旗岭东特殊教育学校。12岁,在我读三年级的时候,我真真意义上接触到舞蹈,并站上了梦寐以求的舞台。 我还记得当时市区电视台邀请我们演出,当我站在五彩斑斓的聚光灯下和同学们共同表演,我第一次感到了鲜花和掌声给我带来的荣誉感,也体会到来自心灵深处的快乐和幸福。 2014年9月,在我18岁那年,我从内蒙古阿荣旗岭东特殊教育学校辗转前往吉林特殊教育职业高中学习。2017年3月,我南下浙江,远赴2800公里以外的杭州参加高考,于是开启了在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的求学时光。 我热爱舞蹈,热爱绘画,舞蹈和绘画都能给我心灵上的愉悦。 能够保有两个爱好,这完全要归功于我可爱的母亲,是她在背后默默支持着我。现在,在学校,我经常会自己一个人去舞蹈室练习舞蹈,我喜欢民族舞,有时候也会在舞蹈教室教授学妹们舞蹈。 由于自己接受特教的局限性,我的口语能力一直是弱点。在大学的几年中,随着我的眼界逐渐开阔,我渐渐的意识到自己应该走向更大的环境中去,因此我一直在学习口语。 有时候我会站在洗漱间的镜子前练习口语发音,我需要透过镜子观察自己的说话的口型。 我在卧室墙上张贴上汉语拼音挂图,我需要认真且频繁练习26个拼音字母,我还给自己制定了口语学习计划。 学习口语重要的是要重复,我需要重复地练习每个字母的发音。在我们听障者的世界中,手语作为沟通语言不同于听人(拥有健康、正常听力的人士)世界的语言,我需要熟悉听人们的说话语序,所以我还会抽出一部分时间练习遣词造句,熟悉听人世界的正常语句。 我梦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手语翻译,因为这样可以帮助聋人和健全人之间顺利沟通,为此我意识到不仅要学好手语,还要提高自己的口语水平。 2019年杭州出现了第一批聋人主播,当时我好奇像我们这样的听障群体该如何参与直播,于是我开始报名在杭州聋人直播团队实习工作。 记得第一天来到聋人主播团队,我内心不可避免的有些疑惑,我不知道领导为人怎么样,不了解该从那方面着手工作。踏进公司门口,几个陌生人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我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并化解了尴尬的局面。 从那天起,我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每天见到公司同事都要和他们微笑的打招呼,我明白了真诚的重要性。 在直播团队中,我负责给团队中的聋人主播做手语翻译。早上上班,我会和聋人主播们一起沟通交流,帮助他们解决工作上的问题。 同时在直播过程中,每一位聋人主播还会有一位听人助播,工作中我也会教授助播们简单的手语,让团队成员能够顺利沟通、运转。 工作了一段时间,我懂得了像我这样的听障者们和听人沟通的重要性。 那时候,加入了40多个商家直播交流群和电商培训机构服务群。在杭州,我想深入学习了解电商这一板块,毕竟学无止境。现在是我工作的起步阶段,我感觉重要的是在学习中积累,在积累中学习。 几个月的工作让我收益很大,能够从学校走出来步入社会,这不仅让我开阔了眼界,最主要的是让我懂得了如何为人处世。 期间,和正常人沟通也有助于我的口语表达。听障者用手语交流,手语不像语言一样丰富多彩,要达到沟通的目的必须要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以实现沟通的目的。 因为佩戴时间太长,几个月前我的助听器就发生了故障,听声音不再清楚,我一心想要更换一副新的助听器,但是价格却很贵。 不久前,我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加上我几个月的工资和父母补助我的1万多块钱,我终于花费3万多元钱给自己购买了一副全新的助听器。 早先我曾问过父亲是不是小时候植入人工耳蜗后就会像正常人一样能听见声音、能开口说出清晰的话? 父亲面带愧疚地对我说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负担不起植入人工耳蜗的费用。我并没有责怪父母的意思,我只是想听到、想学会说话,我完全理解我父母多年来的处境,他们那代人在草原上生活的不容易。 我曾经抱怨过命运对我不公,我哭过……很伤心的哭过。我恨我听不到声音,我难过…… 回想在外求学的这么多年,我在肯德基做过服务员,在幼儿园教授孩子们舞蹈。身在外地也会有很多无助,也会有没人陪伴的烦恼。虽然我身体有残缺,但是我不想比健全人差。(本文摄影:憬然 根据张颖自述整理发布)